最新消息
2013-11 我在光田醫院的美麗與哀愁 2014-01-23
 耳鳴特診學習心得                                      大林慈濟醫院耳鼻喉科   黃佳文   


        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變遷,許多過往較少被重視的疾病漸漸地浮上檯面。而耳鳴正是耳鼻喉科專科中一門越來越值得重視的課題。往往在門診都會遇見長期受耳鳴所苦而滿臉焦慮的病人,常常一進診間就問說"我的耳鳴到底可不可以治療?" " 別的醫生都跟我說沒有藥治怎麼辦?" 遇到這一類的病人,確實對臨床醫師而言是非常棘手且不好處理的燙手山芋。不像其他的中耳疾病,可以清楚的針對病源來加以處理,耳鳴這類的疾病卻往往還涉及了許多精神層次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卻往往不是非精神專科醫師所擅長的。也因此,醫師常常只能含糊地向病人解釋跟疾病共處或是開立一些鎮靜安眠的藥物嘗試治療。而這樣的處理方式,卻往往不能讓這類的病人滿足,導致他們成了醫院的常客,在不同地方跑來跑去尋求第二意見。

       有鑑於此,耳鼻喉科的幾位耳科專家便成立了耳鳴醫學會,希望透過各種衛教或是專業的諮詢,讓民眾得以了解什麼是耳鳴,一方面也讓專科醫師得以更進一步的了解如何去幫助這一類的病人。而本人有幸在專科訓練的階段,能夠到賴仁琮主任這邊來學習耳鳴的治療,順便學習如何跟這類的病人來溝通諮詢。

       因為這類病人常常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建立關係,在台灣健保制度下以量計價的門診中是不可能達成的,因此常需要將這類的病人轉介到特診做進一步的詳細檢查和病史諮詢。而除了一般的耳鳴病史詢問外,光田醫院也安排了許多聽力學方面的檢查,諸如純音聽力檢查,OAE 或是鼓室圖。另外會特別針對病人自覺的耳鳴頻率加以定位,了解耳鳴的大致區段在哪。而透過white noise 或 narrow band的遮蔽,可以選擇病人可以接受的聲音來加以治療。不過這些聲音治療主要還是輔助的腳色,重點是如何向病人解釋何謂耳鳴,並了解如何跟他相處並試著接受他。透過圖解跟比喻的方式,賴主任會向病人說明何謂耳鳴,並說明整個聽覺的傳遞路徑如何運作。而邊緣系統跟交感副交感的交互作用,也會加重整個耳鳴情形的產生。對耳鳴有了基本的認識之後,接下來就是向病人衛教如何去適應它。避免處在過於安靜或吵雜的環境,並跳脫焦慮的惡性循環,都有助於病人對於耳鳴的適應。而盡可能地避免藥物的使用,也是賴主任所堅持的。凡是藥物皆有耳毒性並存在著成癮的風險,這也是主任想要宣傳的一個理念。多數的病人在接受完完整的特診諮詢後,常常眉頭深鎖的表情就釋懷了。對於疾病有了初步的認識之後,他們心中對於無知的恐慌也就解除了,也常常不再仰賴精神藥物的使用。看著幾位病人心態上續劇性的轉變,也是特診的一大鼓舞。

      當然在處理耳鳴的病人時,一定還是需要先排除幾種可能的病灶。當確定病史跟檢查沒有立即上的危險時,耳鳴諮詢的介入能更加堅定病人的信心。幾次特診跟下來後,不但對於耳鳴這樣疾病有更進一步的了解,更對這樣的病人在諮詢上有更多的保握。當醫師在處理不熟悉的領域時,往往無法很堅定地向病人解釋病情,而對於這些心理上呈現焦慮的病人而言無疑地會更加深他們心中的疑惑。
利用這次外訓的機會來學習如何跟耳鳴的病人建立良好的溝通管道,也是此行最大的收穫之一。最終還是感謝光田醫院的專業團隊,能夠不吝指導並詳細的為我解答了許多心中的疑惑,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再次前來學習。